好文章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读者文摘> 大家的慧眼

大家的慧眼

时间:2022-09-16 来源:admin 点击:

  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有档节目叫《大家》。大家者,皆某一领域卓越非凡之人物,十分了得。
  
  有一老者,身胖,腿有点跛,言语徐徐,不急不躁,乃史树青老先生也。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副主任,百分之百的大家。
  
  史老先生说,他不太相信那些用科学仪器测定出的文物,他用的是眼。比如,用清代遗存下来的纸张,“高仿”一幅古画。你用仪器测定,那纸的年代假不了,可画在纸上的水彩笔墨是现代人画的,就会欺骗你。渊博的知识、敏锐的眼力,非那些冷冰冰的仪器所能替代的。
  
  刚解放那会儿,史老先生在北京的街头小摊吃馄饨,捧起盛馄饨的青花瓷碗,傻了,明代的“宣青”啊。他把另一同行,也是文物鉴定家的王世襄叫来:“您看,摆摊老太太那只盛馄饨的碗,‘宣青’不是?”王世襄捧起那碗一端详,果然。
  
  两人一合计,跟老太太商量,说那碗上青花画得水灵,回去盛个菜什么的,好看。老太太不明就里,要了个“高价”:“5元钱!”两人掏兜凑钱,一人出一半。老太太高兴啊,就这么个瓷碗,居然值一大袋米钱;这两个正值中年的鉴定家也乐,喜滋滋地捐给国家了。
  
  史老先生说:“刚解放,我们这些知识分子正愁拿什么报效国家呢,哪能‘骗’了一个老太太再自己收藏呢?于是,5元钱,给国家添了一件宝。”
  
  主持人问:“这碗现在什么价?”
  
  史老先生说:“值200多万元。”
  
  节目主持人陪老先生逛北京的古玩市场。史树青拄着拐棍,颤巍巍的,走路有点跛。那些摊主见老先生来了,忙不迭地捧着器物给他看,老先生摇头不语:欺世之作矣。
  
  史树青叹曰,现在的人读的书少,多迷信仪器。他的这样“眼鉴”得益于知识的积累。环顾老先生那间一点儿也不奢华的书屋,满壁满地皆是书,书箱摞成了小山,慧眼就是在这里炼成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