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章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故事会> [海外故事] 当头一棒

[海外故事] 当头一棒

时间:2022-09-22 来源:admin 点击:

  这天,唐娜·卡尔佩珀坐上出租车,前往滩头岬,那是南丘海岸的最高点,也是她小时候经常和奶奶一起散步的地方。唐娜决定在那里结束自己的生命。
  
  两年前,唐娜通过报纸征婚,满心欢喜地嫁给了莱昂内尔·卡尔佩珀。谁知丈夫却在婚后六个星期就抛弃了她,带着唐娜奶奶留给她的九万英镑失踪了,接着又通过律师来信提出离婚。唐娜崩溃了,也看清了莱昂内尔的真面目,但他想离婚?没那么容易!
  
  两年来,唐娜试图忘掉一切重新开始,但是根本做不到。绝望之下,她想到奶奶曾经说过,许多痛失所爱的人都会去滩头岬顶寻短见,她也决定这么做。
  
  下了出租车后,唐娜一路步行来到滩头岬顶,却意外地发现那儿有一把木椅。真是奇怪,怎么会在悬崖上放一把木椅?之前来的时候根本没见过啊……唐娜凑上去仔细观察,发现木椅上刻着这样一段文字:
  
  谨以此纪念心爱的妻子
  
  唐娜·卡尔佩珀
  
  (1967-2006)
  
  她生前喜欢在此散步
  
  唐娜恍如做梦一般,摇摇晃晃地伸出手抓住椅子。相同的姓名、出生年份和喜好,这太不可思议了!至于后面的落款人“L。C。”,不就是莱昂内尔·卡尔佩珀的首字母缩写吗?不可能有这么巧的事,这一定是莱昂内尔搞的鬼!我还没死呢,为什么要说我死了?居然还用“心爱的”称呼我,真是可笑至极!
  
  一时之间,唐娜怒不可遏,忽然不想寻死了,她要查明真相!
  
  唐娜下了岬顶,来到管理部门打听,得知木椅是一个男子在去年春天捐赠的。捐赠者很谨慎,没有留下任何可以找到他的线索。巧的是,几个月前,有个叫玛姬的女人也来打听过那把木椅和捐赠者的情况,还留了名片。
  
  这个玛姬是什么人?唐娜根据名片上的地址,在一家影视公司找到了她。唐娜自我介绍后,玛姬惊呆了:“什么,你是莱昂内尔的妻子?你不是在飞行事故中死了吗?滩头岬的木椅上刻着你的名字呢!”
  
  唐娜平静地说:“我没死。你为什么要找他?”
  
  玛姬坦然道:“他是我男朋友……他失踪了,应该是遇到意外了吧。”她说,两人交往之前,她曾明确表示绝不与有妇之夫交往。莱昂内尔为了证明自己是单身,就带她去滩头岬看了那把木椅,玛姬这才信了莱昂内尔的话,和他谈起了恋爱。
  
  很显然,玛姬虽然看起来精明能干,却也被莱昂内尔的英俊外表和花言巧语骗了。唐娜冷笑道:“没有意外!我们结婚六个星期之后,他就拿着我的九万英镑跑了。”她把自己被骗的事说了一遍。
  
  “真的吗?”玛姬大惊失色,“那我更得找到他!他问我借了六万英镑,说是要翻修为我准备的房子……”
  
  唐娜叹口气说:“你再也看不到那笔钱了。他是个骗子,通过跟你我这样的女人交往来骗取钱财。你怎么认识他的?和我一样,也是通过报纸吗?”
  
  玛姬点点头说:“我在报上登了征婚启事,他是所有应征者中最出色的。”见唐娜气愤不已,玛姬沉吟道:“我们可以再设计一个征婚启事,让莱昂内尔以为,又一个傻女人正等着他来骗。”
  
  唐娜啧啧称赞:“他一定会上钩的,我们只要仔细听语音留言,就能确定他的声音。”她突然想到一个问题:“谁来扮演这个傻女人呢?”
  
  这里可是影视公司,什么样的人才找不到呢?玛姬嫣然一笑:“我会安排一个嗓音迷人的女同事给他回电话,但约会的时候,这个渣男见到的将会是一个拳击手。”
  
  十天后,玛姬打电话来给唐娜报喜:“莱昂内尔上钩了,他们约在滩头岬顶散步!看着吧,等他到了岬顶,见到拳击手,他就会向我们求饶的,到时候我们就能拿回钱了!”
  
  到了约定的那天,玛姬开车载着唐娜来到滩头岬附近,坐在车里等候。这时已是傍晚时分,天气很好,只是刮着大风。拳击手说好了,会和莱昂内尔在五点半左右到达这里。
  
  唐娜感慨地说:“希望不要再有人像我们一样被骗了。上次来这里时,我万念俱灰,是来自杀的。”
  
  玛姬微微一笑:“其实我们已经订婚了,他还买了大钻戒给我,可戒指能值几个钱?和他骗我的六万英镑根本就不能比。如果我没有识破他的真面目,恐怕已经嫁给他了,重婚罪又能把他怎么样呢?”
  
  唐娜心中一惊:“你……识破他?但我们初次见面那天,你还在担心他出了意外呢……告诉你他是骗子的人是我啊!”
  
  玛姬的语气却越来越强硬:“我可没那么傻。他说你死于飞行事故,我调查后就知道他在撒谎。实话告诉你,早在他第一次和我说起滩头岬顶那把纪念你的木椅时,我就亲自去看过,还去管理部门证实了木椅是他花钱放在那里的。这个骗子每次结识新欢时,都会用这把木椅做道具。”
  
  唐娜蒙了:“我……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。”玛姬从车载冰箱里取出一瓶香槟,拿在手里转来转去:“你还不懂吗?莱昂内尔早就死了。那天晚上,他带我来看那把愚蠢的木椅,我忍不住揭穿了他的真面目。可笑的是,这个蠢货还想继续骗我,他走到悬崖边上,说如果我不相信他,他就跳下去……呵,我只不过是助了他一臂之力。”
  
  唐娜震惊得说不出话来,只听玛姬轻描淡写地说:“正好碰上涨潮,他的尸体应该被冲到很远的地方了,但是总有一天会被发现。到时警察一调查就会找到你,而你会把警察引到我这里来。”
  
  唐娜感到后背一阵发凉,半晌才说:“你明知他死了,却还花心思弄个假的征婚启事,不是为了找他,而是为了骗取我的信任。你今天带我来这里,真正目的是……”
  
  玛姬冷笑一声:“你总算反应过来了。”说着,她握紧了手里的酒瓶,就要向唐娜砸来。
  
  唐娜猛地推开车门,冲了出去,但很快就被玛姬追上,被她用酒瓶砸倒在地。唐娜浑身无力,索性闭眼装死。玛姬见状,便将她拖回车里,发动引擎,来到了滩头岬顶。
  
  玛姬将唐娜从车里慢慢地拖向悬崖边。唐娜闭着眼睛,发狠一般地想着:杀我的人也要跟我一起死!她忽然用尽全身力气翻过来,双手死死抓住玛姬的脚踝。玛姬大叫:“放手,臭女人!”她用腿猛踢唐娜,但唐娜就是不松手。玛姬抖动着夹紧的双腿,试图把唐娜甩开,然而滩头岬顶的风很猛,她一下子重心不稳,从唐娜的手里飞了出去。一声悠长绝望的叫声过后,唐娜的周围只剩下呼呼的风声。
  
  唐娜喘着粗气,拖着身体离开岩块剥落的悬崖边,半小时后才打电话报了警。在讲述事情的经过时,唐娜略去了一些细节。她告诉警察有人借口说要见她,将她带来这里,没过多久,她就被砸晕,拖到了悬崖边,而袭击她的人却失足摔了下去。至于那把木椅,她说是无意中发现的,而这也不影响警方的调查。
  
  警方当天就找到了玛姬的尸体,又花了好几个月才在另外一个地方打捞起了莱昂内尔的尸体。尽管萊昂内尔给不愿离婚的唐娜留下一屁股债务,但唐娜不再消沉沮丧,在这次死里逃生后,她反而开始珍惜自己的生命。
  
  那把木椅呢?在滩头岬上再也看不到它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