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章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故事会> [中篇故事] 小辣椒不让独头蒜

[中篇故事] 小辣椒不让独头蒜

时间:2022-12-15 来源:admin 点击:


  1。提亲结怨
  
  朱娇娇和胡乐乐是一个村的,“小辣椒”和“独头蒜”分别是他俩的外号。朱娇娇从小性格泼辣,大家都叫她“小辣椒”,但小辣椒聪明,成绩始终名列前茅。后来她从重点医科大学毕业,放弃省医院的工作,回县城开了家中医诊所。
  
  胡乐乐毕业于一所普通院校,但他经过努力,最终考上了县里一家事业单位,工作顺心,待遇也不错。而且胡乐乐相貌英俊,乐于助人,唯一的缺点就是说话又毒又辣。因有一种不分瓣的独头蒜,特点也是又毒(独)又辣,所以人们送胡乐乐一个外号——“独头蒜”。
  
  一晃小辣椒和独头蒜都三十岁出头了,村里就有个热心的周婶为他俩牵线。周婶先去问小辣椒,小辣椒这几年只顾钻研医术了,对搞对象没啥经验,就答应先处处。周婶又去问独头蒜,独头蒜上大学时就有一个女朋友,只因两人相距太远,女朋友从未到他家来过,村里人就以为他还没对象。一般人也就实话实说了,可独头蒜偏不,他想起小时候因拽了一下小辣椒的辫子就被她挠了个“满脸花”,现在想起来还恨呢,于是他撇着嘴说:“小辣椒?别的不说,就冲她那姓就不行!”
  
  “她那姓咋了?”
  
  “咋了?她姓个啥不好,偏姓‘猪’!家里还是个养猪专业户!别看她有副好皮囊,可从头到脚都是猪粪味,臭不可闻!”独头蒜说着,还夸张地用手捂住了鼻子。
  
  周婶气得扭头就走,她将独头蒜的话学给小辣椒听,小辣椒虽气疯了,但她现在是大姑娘,还受过高等教育,便强压怒火说:“骑驴看唱本——走着瞧。”其实周婶来撮合时,小辣椒本没太放在心上,现在独头蒜这样一副态度,反而引起她的好胜心。她暗下决心,不仅要让独头蒜“好看”,还要让他对自己刮目相看,以后求着自己处对象!
  
  独头蒜哪知道这些?眼见春暖花开了,他就邀请女朋友来家里住几天,也想趁机把婚事定下来。女朋友开始没答应,但经不起独头蒜软磨硬泡,最终还是同意了。
  
  女朋友坐了两天一夜的火车来到独头蒜家,刚住一晚就病了,疲乏无力,上吐下泻。独头蒜带着女朋友跑遍了各个医院,检查做了,药丸吃了,症状却丝毫也没改变。
  
  后来有人告诉独头蒜,小辣椒看疑难杂症有两下子,独头蒜却说,他宁可带女朋友去省城看病,也绝不去找那个姓“猪”的。女朋友听说去省城得千八百里地,就说实在坚持不住了,还是去找小辣椒看看吧,独头蒜只得点头答应了。
  
  小辣椒诊所里的患者很多,独头蒜花一块钱挂了号,便扶着女朋友坐下来。好不容易轮到他们了,独头蒜硬着头皮上前说:“娇娇大夫,麻烦你看看我女朋友……”
  
  小辣椒啥也没说,先给独头蒜的女朋友把了脉,又看了她的舌苔,吩咐独头蒜:“你先去挂个号。”独头蒜忙说自己挂过号了。小辣椒连眼皮都没抬,说:“她这病特殊,得挂两千块钱的号。”
  
  “两千块钱的号?”独头蒜急了,“你这是看病还是抢劫呀?”
  
  小辣椒面无表情地说:“看不看?不看另请高明!下一个!”
  
  “且慢!挂多少钱的号都行,可你若是看不好我们的病咋办?”
  
  “看不好她这病,你尽管砸我诊所的牌子!”
  
  “好,我这就去缴费!”独头蒜转身就往门口走。小辣椒冲着挂号窗口喊道:“收他两千块钱,再给他重新挂个号!”
  
  独头蒜缴完费,一看那挂号单跟之前的也没啥两样,只是排到最后去了。等又轮到独头蒜他们了,不等他开口,小辣椒直接说:“去对面超市买两块钱的豆腐来。”
  
  独头蒜问:“买豆腐干啥?”
  
  “让你去就去,回來再说。”
  
  豆腐买来了,小辣椒便说:“把豆腐拿回家,不用炒炖,不加油盐,让患者直接吃下去就好了。”
  
  独头蒜的女朋友怯怯地问:“大夫,我到底得了啥病啊?”
  
  小辣椒淡淡地说:“水土不服。”
  
  “就这病啊!”独头蒜听到这里又急了,“两块钱的豆腐就能解决,你让我花两千块钱挂号?”
  
  小辣椒很平静:“两块钱是为了治病,两千块钱是教你做人。”
  
  独头蒜气得直发誓:“以后再找你看病,我就是你儿子!”
  
  生气归生气,小辣椒这药方是真灵!独头蒜的女朋友吃完豆腐没多久,各种症状都消失了。不过,女朋友回去后就跟独头蒜提出了分手,理由是:她水土不服,却不喜欢吃豆腐。而且小辣椒医术太神,将来若有个大病小灾,找她看病还得跟着独头蒜叫妈,太丢人了!
  
  其实这都是独头蒜女朋友找的借口,她早就嫌独头蒜家又远又穷了,只是念独头蒜对自己的好,才没直接说出来。独头蒜还真以为是看病引起的分手呢,他就把这笔账记到了小辣椒头上。
  
  2。冤家路窄
  
  这年五月,邻省发生了地震,独头蒜的单位要抽调志愿者去抢险救灾,独头蒜第一个报名了。平常独头蒜口无遮拦,领导对他印象并不好,此时却很感动。独头蒜当即视死如归地说:“如果我牺牲了,请组织照顾好我乡下的父母!”
  
  独头蒜的话虽说得有点重,但到达灾区后,他的确是不顾生死地奋战在一线。有一次,独头蒜听到一座倒塌了大半的房屋里传出小孩的哭声,他冒着风险,一头挤进已经变了形的房门。只见一个男子趴在外屋的灶台上,后背上压着掉下来的横梁,腹部正好卡在灶沿上,肠子都被挤出来了。人肯定是不行了,但在他身体与灶台间撑起了一道缝隙,下面护着他的妻儿。可惜妻子的双腿被压住了,因失血过多也停止了呼吸,不过她怀里紧紧抱着儿子,这也导致小男孩无法从妈妈怀里挣脱出来,只能不停地号哭。
  
  独头蒜赶紧将小男孩从他妈妈怀里拽出来,抱着就往外跑。跑到门口,由于独头蒜怀里抱着小男孩,身体被变形的房门挤在中间。他双膀一用力,想挣脱出去,不料门口上方的一块砖头被震下来。独头蒜唯恐砸到小男孩,忙将身体往前一倾,那砖头便砸在他头上。独头蒜没敢停,咬牙带小男孩快速离开。
  
  独头蒜担心小男孩有内伤,便想就近找个临时医疗站检查一下。他背着小男孩往前走时,小男孩哭喊着要找爸妈。独头蒜温言细语地哄他,问他叫啥名字、几岁了。小男孩抽泣着说,他叫乐乐,今年三岁半。独头蒜惊呼:“太巧了!我也叫乐乐!你叫我大乐乐,我叫你小乐乐,好吗?”乐乐含泪点点头。独头蒜趁热打铁:“我们既然都叫乐乐,就该乐乐呵呵的,不许再哭鼻子了,好不好?”乐乐应了声“好”,真的不再哭闹了。
  
  独头蒜终于找到一个医疗站,门口标明“22号”,他将情况一说,医护人员说把小孩交给他们就好。独头蒜忘了自己的头被砖头砸过,也没检查一下,安抚了乐乐几句,又投入抢险工作中去了。
  
  独头蒜除了吃饭和短暂睡眠,几乎没歇息。过了些日子,独头蒜感觉头上被砸的部位有些痛痒,抬手一挠,有黏稠的黄水流下来,他当时没在意。后来,他发现黄水接触过的皮肤长出了脓包,破裂后又有黏稠的黄水流下来,独头蒜这才跑到附近的医疗站就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