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章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故事会> [民间故事] 名医的规矩

[民间故事] 名医的规矩

时间:2022-12-27 来源:admin 点击:

  乾隆年间,徽州城有位名叫孙希然的名医,医术精湛,名声却很差。原来,孙氏医学传承百年,上三代皆为当世良医,可孙希然却定下了一条不近人情的规矩:诊金绝不可少。即便有交不起诊金的穷人在他面前痛苦哀嚎,他也绝不心软。
  
  孙希然的独子孙博跟父亲脾性不同,他从小就悲天悯人,立誓要学好医术,长大为穷人看病。但他始终无法说服父亲放弃那条规矩,心灰意冷之下,便放弃了学医。
  
  这一日,孙博和几个朋友在街头闲逛,突然被一个老人叫住。老人衣着朴素,背着个包裹,像是远道而来。老人问孙博是不是名医孙希然的后人,孙博困惑地点点头。老人惊喜不已,说:“果然是恩人后代,这太好了!”
  
  老人说自己叫张成,三十多年前曾身患重疾,奄奄一息之际,家人听说徽州城有名医孙氏,于是赶来求诊。孙希然闻言后连夜赶路,从阎王爷手中抢回了张成的性命。这些年,张成一直想着找机会回报恩人,最近刚得了个好物件,便匆匆赶来徽州。哪知孙希然却不愿见他,更不愿收他的礼物。正郁闷呢,刚好在路上听到他们的言语,猜测其中一人便是孙希然的儿子,故而有此一问。
  
  孙博听完,觉得有点难以置信,父亲居然还做过这样的好事?这时,张成从包裹中抽出一个长条形匣子,递给孙博说:“区区薄礼,还请孙公子代恩人收下。”
  
  孙博打开一看,不禁心头一震,里面装的竟是千年人参的根须,这礼也太大了!他連忙谢过,又拿出身上所有银两相赠,但张成坚持不收,最后拱手告别。
  
  孙博匆匆赶回家,拿着人参根须找到父亲,将张成的事说了出来,并问:“爹,当年你可以为了病患连夜赶路,且不收诊金,现在怎么像变了一个人似的?”
  
  孙希然陷入了沉思,嘴角浮现一抹淡淡的微笑。随后,他提笔写了一封信,又写了个以人参根须入药的调养身体的方子,说:“博儿,你拿着方子去柜上抓药,然后明天去东州城一趟,把信和药一起送给李秀。”
  
  孙博知道李秀此人。二十多年前,父亲去邻县给人治病,因医术精湛被当地乡绅上报朝廷。皇上很好奇,命徽州知府送他进京面圣。孙希然进宫后,不知怎的,惹得龙颜大怒,要将孙氏满门抄斩,好在有一位姓李的大臣说情,这才只是被赶出宫去。孙希然死里逃生,而那位大臣却被皇上贬官回家,不久就抑郁而终,只留下一个名为李秀的儿子。
  
  几天后,孙博赶到东州城时,天已黑。他正准备寻一家饭馆吃点东西,忽然闻到一股异香扑鼻而来,便循着香味来到一座破庙。只见一个小乞丐正在用火烤鸡,孙博正要上前讨一杯羹吃,门外突然一阵嘈杂,几个乞丐架着一个不省人事的老乞丐,慌慌张张地冲进庙里。孙博见老乞丐双目紧闭,呼吸微弱,情况十分不妙。正不知如何是好,他突然想到带来的草药主要用于拔除体内顽疾、调理身体,或可一试,只是……
  
  正犹豫着,那老乞丐痛苦哀号一声,整个人像一条濒死的鱼一样,从地上猛地弹起,又重重摔在地上。孙博一咬牙,把药掏了出来,吩咐众人烧水熬药。等到药熬透了,孙博吹凉汤药,亲自将药灌入那老乞丐口中。一盏茶时间,那老乞丐吐出几口黑血,竟可以开口说话了,众乞丐都对孙博感激不尽。
  
  说来也怪,原先孙博还有点心痛,但眼见着一个病人在自己手下活了过来,那种成就感让他无比舒坦。于是,他索性将剩下的药都给了那老乞丐。
  
  天亮后,孙博特意买了些贵重礼物,在一个破旧的胡同里找到了李秀。李秀书生打扮,身材瘦弱,一脸病容。孙博向他解释了自己的来意,又拿出父亲的亲笔书信。李秀看了信后,笑着将他领进屋。
  
  孙博满脸惭愧地将药的事告诉了李秀,又说:“此事是我的错,请李叔叔责罚。”
  
  李秀哈哈一笑,说:“那药我吃了,无非是苟延一息而已;给那乞丐吃了,却是救人一命。你这举动,倒是合乎医者仁心了,何罪之有!”孙博顿时松了口气。
  
  李秀学识渊博,为人和善,孙博与他相谈甚欢,所以在东州城一待就是半个月。其间,李秀经常带他去见一些朋友,李秀贫寒,朋友也多贫寒,孙博一次次见到了那些看不起病的穷人,也一次次懊恼自己跟父亲赌气而没有继续学医。
  
  这天,孙博就要回徽州了。一大早,他来到李秀家告别,谁知一进门,就见李秀一动不动地倒在地上。他赶紧上前查看,李秀已是气若游丝,脉象生涩阻滞,半天才微微动弹一下,显然有大问题,但接下来该怎么办,他却不知。突然,他想到来时见到巷口有家医馆,便赶紧跑出去,将那郎中连拉带拽地给请来了。
  
  那郎中显然熟悉李秀的病况,也不询问,拿起银针,运针如飞,一口气扎了九针。孙博一看,这不是自家的孙氏十三针吗?传说这针法是孙氏祖上得仙人所传,十三针分别指向十三个关键穴位,如能运用得当,大有妙处。他静等接下来的四针,可那郎中扎了九针后,却停了。
  
  孙博急了:“还有四针呢,先生你倒是扎呀!”郎中先是惊讶,后又沮丧道:“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居然知道孙氏十三针,说来惭愧,老朽只会这九针。”
  
  原来,郎中竟是孙希然早年的徒弟,当时孙博年纪尚幼,没啥印象。而郎中对孙博出身孙家,居然不懂医术也是深感不解:“孙氏医学博大精深,旁人渴求而不得,你唾手可得却懒得去得?”孙博被他一说,羞愧不已。
  
  郎中走后,李秀缓缓地回过神来,看到一脸沮丧的孙博,笑着安慰道:“老毛病了,吓着你了吧?”
  
  孙博摇摇头,忍不住把心里的疑问一股脑地说了出来。当年,父亲连夜赶路去给张成看病,且不收诊金,但后来为何像变了一个人?李秀是孙家恩人之后,得了病,父亲为什么没有亲自给他治,也没资助他钱粮?这次得了人参根须,父亲又为何将其入了药,并让自己亲自送来?
  
  李秀笑着说:“你父亲不帮我治病是有道理的,因为我付不起诊金,他若帮我治了,那就破了他自己定的‘诊金绝不可少’这规矩。”他说三十多年前,孙希然正年轻,如今日的孙博这般满腔热情,只管看病而不管其他,所以才会去给张成治病。
  
  直到二十多年前,孙博祖父去世,孙希然接手孙氏医馆,仍如过去那般行医。有一次他去邻县行医,因为医术高明且不收诊金,遭到当地同行忌恨,一边上报朝廷请求嘉奖他,一边无中生有罗列他的罪行,孙希然险些惹来灭顶之灾。打那以后,他才定了“诊金绝不可少”的规矩。
  
  “孙氏四代为医,看似风光,实则如履薄冰,稍不注意就会惹祸上身。不过,他的规矩不可破,他的弟子门徒却可不遵从。所以,你只看到那些因为付不起诊金而在他面前哀号的穷人,却不知他们很快就能得到他弟子的诊治,这样既没坏了规矩,也培养了徒弟。至于我……”李秀哈哈一笑,“若不是你父亲特意安排了徒弟守在我家附近,我哪里还能活命啊!”
  
  孙博恍然大悟,深感这趟东州城没白来,想必这也是父亲让自己过来送药的真实用意吧。
  
  回到徽州后,孙博恭恭敬敬地在父亲面前跪下行礼:“爹,我要学医。”孙希然欣慰大笑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