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章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故事会> [新传说] 炸街男孩

[新传说] 炸街男孩

时间:2023-01-10 来源:admin 点击:

  严平是山城交警大队大队长。这天凌晨,他又一次被摩托车排气管巨大的轰鸣声给吵醒,这下,他再也睡不着了,因为他已经被公安局局长痛斥过两次了。
  
  这段时间,城里有一帮小伙子玩上了摩托车。他们玩的可不是普通摩托,都是改装过的大排量特技摩托。山城得天独厚的地形,让这帮精力过剩的家伙,在城里就能尽情地玩,还专挑夜深人静时。他们玩得开心,市民们可就遭殃了,摩托车轰鸣声巨大,改装过的排气管还发出夸张的“啪啪”声,被市民们称为“炸街”。他们听到后,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,还自称“炸街男孩”。
  
  严平曾组织过几次埋伏行动,想给这帮小伙子一个教训,结果警车刚一出现,他们就骑着摩托车作鸟兽散,沟沟坎坎如履平地,台阶天桥不在话下。警车哪有这个本事啊,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逃跑了。之前也曾凑巧抓住过一两个“炸街男孩”,可这帮小子很讲义气,只交代自己的事,坚决不肯出卖朋友,最后只能罚款加拘留了事。
  
  果然,严平当天又被局长痛斥了一顿,说无论如何都要解决!严平憋了一肚子气,找来各支队长开会。有人一句话提醒了严平:“要是咱们的摩托车也能玩特技,我非追上一个不可!”严平眼睛一亮,玩摩托车的不是一帮小伙子吗?只要有人能接近这个圈子,还怕找不到人吗?虽然警队里没有年龄合适的,但自己手里就有个适龄男孩啊!
  
  回到家,严平提出了自己的构想,十九岁的儿子很兴奋:“爸,我这是可以拿着公家的钱玩摩托车吗?”严平差点被呛到,咳嗽半天说:“你想什么呢?我自己出钱给你买。”
  
  严平老婆坚决反对:“他刚满十八岁时想玩摩托车,打得最狠的不也是你?反正我不同意他玩摩托,太危险了!”
  
  严平挠挠脑袋说:“这不一样,他这次是帮我干正事。而且不许他真的玩,只是让他去那些维修店啥的打听消息,凡是能改裝摩托车的地方,肯定有知道这群炸街男孩的。”可老婆还是反对。
  
  无奈之下,严平只好偷偷地给儿子布置任务。儿子一伸手:“经费呢?”严平给儿子转了笔钱,儿子摇摇头说:“这不够吧,我要买一辆摩托车才行啊!否则怎么去改装店搭讪?”
  
  严平摇摇头说:“不需要,你只是去打听消息的,买辆二手的意思一下就行了。但你记住啊,你只是假装去改装,可千万别真给改装了!”
  
  于是,儿子兴高采烈地开始了暗访行动。还别说,他这个年龄,加上之前确实跟朋友玩过几天摩托,气质上也很像,很快那些维修店店主就相信他是炸街男孩了。不过维修店店主绝不承认自己给别人改装过车,偶尔有承认的,也说客户是做特技表演的,别的什么都不知道。
  
  严平听完儿子的汇报,感慨这条产业链上的人还都挺敬业的。儿子开始说服严平,只有半夜出动,才能见到那群炸街男孩。严平犹豫半天,既担心儿子的安全,也害怕老婆的怒吼,最后还是咬咬牙说:“你可以半夜出去,但约法三章,第一不许真改装这辆车,第二不许真的去玩什么特技,第三不许超速违章!”
  
  儿子撇撇嘴,还是答应了。当天晚上,他就骑着摩托车出去了,在严平的掩护下,妻子没有发现。可儿子一直到天亮都没回来,妻子追问儿子去哪儿了,严平含糊地说,儿子去同学家过夜了。可他也着实担心,出门就给儿子打电话,结果电话还关机了。
  
  等严平到了办公室,一个支队长兴冲冲地报告:“队长,昨天晚上出动骑警队,抓炸街男孩,有一个跑得最慢的,被咱们抓住了。他还不服气,说什么是替交警大队执行任务,简直胡说八道。我们把他拘留了,要不审审去?”
  
  严平哭笑不得,赶紧去拘留室解救儿子。儿子不服气地说:“要不是你规定我不许超速违章,凭他们能抓得住我吗?”支队长也笑了:“怪不得那群小子都拼命跑,只有你好追呢。”
  
  儿子挺起胸脯说:“我告诉你们一个情报,我昨天跟他们玩在一起了。虽然他们用的都是假名字,车也没牌子,但我记住几个人的模样了,以后碰上肯定能认出来。”
  
  严平点点头,这也算是收获。但儿子接着就抛出个“大炸弹”来:“三天后,他们要搞一场大比赛,要穿越全城!比赛路线他们虽然没说全,但我记住了几个地方,到时你们提前埋伏,肯定能抓住几个!”这下,全队都兴奋了,开始围绕严平儿子的情报设计行动。
  
  当晚,严平激动得睡不着觉,这帮臭小子,三天后非要好好教训你们不可!这时,妻子看着他说:“你咋激动得满脸通红啊?”严平嘿嘿一笑,忽然发现妻子的脸也不对劲:“你也红光满面啊!”两人纳闷地抬头看向窗外,是窗外的红光照了进来。可这大晚上,哪儿来的红光啊?
  
  突然,手机响了,严平一接,就跳起来穿衣服。妻子问:“啥事啊?”严平沉重地说:“特大山火!消防队已经上去了,全局干警都要值班,随时准备支援!”
  
  此时,山城的夜空变得通红,空气中弥漫着燥热。消防队员在山上和大火拼命,市民们在山下焦急万分,很多人来到街上,向山头张望。严平的对讲机和电话响个不停,嗓子都喊哑了:“山上缺水!消防员喝的水!也缺吃的!消防员上山下山折腾不起,时间不允许!不管多难,都得给我送上去!”
  
  交警队的摩托车全部出动了,但数量不够,而且山路崎岖,山火还导致好几条小路都消失了。严平心急如焚,抢过一辆摩托车就要亲自冲上山。
  
  就在这时,一阵熟悉的轰鸣声从身后响起,一辆摩托车从他身边冲过,带着“嗡嗡、呜呜、啪啪”的声音,车上挂着满满当当的矿泉水和面包,在崎岖的山路上蹦跳着,却如履平地。
  
  紧接着,各种各样的特技摩托一辆接着一辆,带着刺耳的轰鸣声,向山上冲去。不断有摩托车在山路上摔倒,但骑手们扶起车又继续冲。有个小伙子摔得挺厉害,被人们抬到路边休息,他嘴里还念叨着:“等会儿、等会儿我就好了,是水没放好,有点不平衡了,不是技术问题!”
  
  交警们看着这群半大的孩子,百感交集。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!这帮自投罗网的家伙就在眼前,可没人有任何动作。一个支队长走过来:“队长,你看这……”
  
  严平刚要说话,一辆略显笨重的摩托车也冲上来了,显然这辆没改装过,车上正是自己的儿子。严平举起手,想喊一声,最后还是放下了手,低声嘀咕一句:“小心点,你要摔了,你妈饶不了我。”
  
  几天后,大火被扑灭了,当山上传来消息,不需要继续运送物资时,人们欢呼起来。而在山下待命的摩托车手们,个个虚脱地躺在地上,身边是已经快折腾散架的摩托车。
  
  严平带着交警们,给这些摩托车和骑手一一作了登记。看着那些烟熏火燎的脸蛋,严平尽量保持严肃地说:“你们这次立功了!不过,摩托车要尽快改回去!还有,不许再炸街了!咱们山城的特技摩托车场地就要开建了,到时你们去那里参加正式比赛!”
  
  这帮小伙子推着摩托车往街上走去,路边的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带的头,掌声从零星变得密集而热烈。小伙子们红着脸,但胸脯悄悄地挺了起来。
  
  大火过后,山城的夜晚无比宁静,劳累许久的人们沉沉入睡,再也没有听见炸街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