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章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故事会> [海外故事] 喷泉

[海外故事] 喷泉

时间:2023-01-12 来源:admin 点击:

  斯皮勒是个有钱人,妻子多年前已去世。三年前,他和女儿搬来郊区,买下一处庄园。在这里,他结识了寡妇迪格比夫人,两人互相都颇有好感。
  
  有个叫古奇的男人,经常来斯皮勒这里做客。迪格比夫人不太喜欢古奇,她觉得此人很怪,还经常出言不逊,她不明白为何斯皮勒要和这种人做朋友。
  
  最近,斯皮勒在花园里修建了一个喷泉,请大家来欣赏。喷泉在方形大理石基座的中央,舞动的水柱几乎和高大的丁香树顶齐平,飞溅的水珠润湿了附近的灌木。
  
  古奇看着喷泉,冷不丁地说:“不得不说,你是个懂花钱的人。”说完还发出一阵刺耳的大笑。斯皮勒简短地回答:“我不是百万富翁。晚上我会把喷泉关掉,免得浪费。”
  
  晚饭后,女儿和男朋友提议打桥牌,在座的只有古奇不会打桥牌,他也毫不在意,他让管家马特给自己拿来威士忌和雪茄,说要去喷泉那里坐坐。
  
  其他四人一直玩桥牌到十点半,迪格比夫人起身说该回去了,斯皮勒殷勤地送她回家。回来时,斯皮勒在前门碰到马特,对方向他汇报说女儿的男朋友几分钟前回去了,女儿已经上楼休息,但他不太肯定古奇回屋没有。
  
  斯皮勒问喷泉关了没,马特答说十点半时他已经关掉了,于是斯皮勒让马特去休息,他来锁门。
  
  斯皮勒将房子的两个大门闩好后,独自在书房歇息,突然,古奇从落地长窗走进来。他喝多了,但神智还算清楚,开口道:“和那个寡妇打得火热,嗯?做富人的滋味不错,是吧?你这个幸运的老狗!”
  
  斯皮勒温和地说:“好啦,去睡觉吧,时间不早了,我累了。”
  
  古奇摇摇晃晃地说:“我没钱了,你得再给我5000镑。”
  
  斯皮勒生气了:“我已经按约定付钱给你了,不会再多给你一个子儿!”
  
  古奇提高声音说:“我不是马特,你少跟我这样说话,你这个该死的犯人!”
  
  斯皮勒赶紧朝周围看看,同时请求古奇安静下来。原来,斯皮勒年轻时假造文件骗了银行一大笔钱,被古奇识破并掌握证据,从此受到要挟,要是古奇曝光这个秘密,斯皮勒将面临十年牢狱之灾。
  
  斯皮勒息事宁人地说,自己没办法一下子拿出5000镑,开一张500镑的支票行不行。
  
  古奇叫嚷起来:“你花大钱修建喷泉,却没钱给我?我要让你女儿和那个寡妇知道,你随时可能进监狱!”
  
  斯皮勒最在乎的两个人就是女儿和迪格比夫人,他终于失去控制,一拳打了出去,但他没想到自己出拳这么猛,只见古奇侧身一个趔趄,倒在桌下。他的太阳穴上有个深凹,但没有血迹,肯定是撞到桌角的黄铜包边了,古奇跌倒的响声很大,但书房上面是客厅,楼上的人应该没听到。
  
  斯皮勒擦掉头上的汗珠,给自己倒了杯白兰地,镇定下来。古奇死在他家里,警察会来,会采集他的指纹,会发现他不可告人的秘密,一想到这个,斯皮勒浑身发抖。
  
  他需要一个自己不在犯罪现场的证明……他冥思苦想出几个点子,但都行不通。突然,他一拍大腿,想到一个绝妙的主意:让死亡时间提前!要是能证明古奇十点半之前已经死亡,那他就有三个牌友替自己作证了。
  
  斯皮勒看了一眼手表,十一点二十。他找到一支电筒,从落地长窗出去。窗边的墙上是喷泉的开关,他打开开关,往喷泉方向走去。当踩上喷泉周边的草地,他感觉细小的水珠扑面而来。借着电筒光,他看到紫杉树下的长椅上果然有个空酒瓶。斯皮勒故意叫道:“古奇!古奇!”四周静悄悄的。他又回到书房,从现在开始,自己得蹑手蹑脚,不能发出任何声响了。
  
  斯皮勒穿上橡胶套鞋,轻轻地从落地长窗溜出去,绕过房子,走到庭院。他扫一眼车库,上面的房间没亮灯。斯皮勒松了口气,因为马特住在上面,他很警觉,有时候会失眠。
  
  走进庭院里的储藏室,斯皮勒才拧亮电筒,找到了他从前给妻子买的一把轮椅,因为妻子过世前行动不便。他小心翼翼地把轮椅推到书房落地窗外。更幸运的是,庄园里到处铺着石块和碎石,不会显示轮椅的轨迹。
  
  斯皮勒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终于把古奇弄到轮椅里。沿着狭窄的碎石路面,他咬着牙尽量平稳地推着轮椅前进,接着扛着尸体穿过草地,把古奇放置在喷泉旁,把他太阳穴的凹陷精准地调节到对着基座的棱角边缘,四肢尽量自然地摊开,就好像古奇绊了一跤,跌倒了。喷泉的水珠在夜风中飞扬,洒到尸体上。斯皮勒小心地检查了一遍,觉得自己干得不错。
  
  回程就轻松多了,斯皮勒将轮椅归还原处,回到书房里。他感觉,压在心上多年的大石头,终于落地了。
  
  在喷泉那里忙活时,他把外衣脱了,所以只有衬衫被浇湿,但他长裤的屁股那里沾了湿泥,于是他用手帕使劲地擦拭干净,才将它们扔进洗衣篮里。他算计好了,喷泉再喷一个小时左右,就能达到最佳效果。
  
  深夜一点,他关掉喷泉,放心去睡了。
  
  第二天清早六点半,园丁发现了仍然湿润的古奇的尸体。警察来了,收集到的证据如下:马特最后看到死者还活着,是晚餐过后的八点半左右。其他人饭后打桥牌,一直玩到十点半。斯皮勒送迪格比夫人回家时,马特关掉喷泉。十点四十分,女儿的男朋友离去,女儿上楼睡觉。斯皮勒十点五十分回到家,之后,马特回车库休息,留下斯皮勒锁门。后来,斯皮勒去花园找古奇,叫他的名字,但没人回应。斯皮勒回房,在书房等古奇,一直等到深夜一点,才去睡觉。
  
  喷泉在十点半左右已被關掉,而古奇的身子及其周边草地是湿的,由此推断,他在关掉喷泉前,已经死亡了一段时间。从空酒瓶判断,他喝了很多威士忌,很可能是酒醉走路不稳,跌倒撞到了水池边缘。综合判断,古奇死亡时间大概在九点半到十点,这和不在乎一个小时左右误差的法医的结论,基本相符。警方最后裁决,这是一起意外事故。
  
  尘埃落定,斯皮勒坐在喷泉旁的长椅上,心情无比轻松,摆脱了古奇无休止的勒索,他终于可以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了。
  
  “对不起,先生,”一个声音突然响起,“我能不能换到大房子里睡觉?我睡眠不好,风标咯吱作响,很烦人。”
  
  斯皮勒有点惊讶,抬头看见来人:“噢,马特,风标咯吱作响吗?”
  
  “是的,先生。古奇遭遇意外那个晚上,十一点一刻风向变了,风标咯吱作响的声音惊醒了我。”
  
  一种冰凉的感觉爬上斯皮勒的心头。马特继续说:“我得说这事很奇怪,十一点一刻风向改变之前,喷泉水是飘向另外一边的。尸体在这边被浇湿,只能发生在十一点一刻之后。肯定是有人又打开了喷泉。”
  
  斯皮勒装糊涂地说:“那确实奇怪。”
  
  马特恭顺地说:“先生,听到警官的话,我特意清洗烘干了您的长裤和衬衫。当然,我是不会去打报告的。现在调查已经结束,大家都没事了,除非有人把注意力又吸引过来。综合考虑,您是不是觉得让我永远为您效劳很值得?就从付我双倍工资开始,怎么样?”
  
  斯皮勒张嘴想让他滚蛋,但发不出声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