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章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爱情文章> 一根头绳情系“最美爱情长跑”

一根头绳情系“最美爱情长跑”

时间:2023-01-14 来源:admin 点击:

  村医难自医不幸失明她鼓励丈夫“跑”起来
  
  楼德新失明是后天造成的。童年时的一次事故,导致他一只眼睛受伤,另一只眼睛视力微弱。正是微弱的视力,给他后半生埋下不幸的伏笔。
  
  楼德新虽然文化不高,却非常有毅力和悟性。1969年,他所在的罗屏公社组织培训农村赤脚医生,19岁的楼德新被选中,经过一番培训,小学文化的楼德新成了和堂村“赤脚医生”。23岁那年,他和两情相悦的村里姑娘楼顺光结了婚,此后,两个孩子相继出生,一家人虽不富裕,但也温馨有爱。
  
  楼德新43岁那年,因为平时问诊、开药方、做农活等用眼过度,造成视网膜脱落,亟需手术,可就在他等待手术过程中,却发生了一系列的意外。
  
  1993年夏天,楼德新终于等来心仪的大夫为自己做视网膜手术,接受手术前,他的眼睛里填充了硅油,需要卧床静养,避免剧烈运动。可手术前发生的一件事情,让楼德新为手术所做的准备前功尽弃。
  
  那是楼德新手术倒计时第10天,他正躺在床上静养,院子外面突然传来“咚咚”的脚步声,接着是“德新,救命”的呼喊声,楼德新赶紧从床上坐了起來。
  
  ▲妻子为丈夫领跑三十年
  
  原来,当天中午村里两个孩子去池塘边玩水,不慎溺水,村民救起孩子时,孩子气息微弱。性命攸关,几个村民轮流抱着孩子往村卫生所跑,跑进卫生所的院子,村民们大喊“德新救命,德新救命!”
  
  楼德新听说有孩子溺水,急需抢救,生命面前,分秒必争,他什么都顾不上了,给孩子按压、人工呼吸、输水,一通忙乱,两个孩子有了呼吸,楼德新这才松了口气。由于救治过程中面部用力,导致他的视网膜更加脆弱。
  
  随后,楼德新进行了手术,由于视网膜过于脆弱,手术没达到预期效果,视力只是有了些光感。父亲听到楼德新有可能失明,心里很难受,随后发生了脑卒中。楼德新尽力给父亲治疗,却没让父亲有所好转,不久,父亲还是去世了,这对楼德新是个巨大打击,情绪激动导致眼底渗出了血,大出血后,他的眼睛彻底看不见了。
  
  从家里的顶梁柱一下变成了盲人,楼德新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,他整天不说一句话,一直在想自己为什么成了现在这个样子,家里的事情他不愿理睬,一天到晚沉默得吓人。因为那段时间使用激素太多,楼德新整个人变得虚胖浮肿,身体更加虚弱,脾气更加急躁。
  
  那时,楼德新动不动就在家发火摔东西。楼顺光知道丈夫心里苦,就极力安慰他,她说得最多的就是:“别怕,还有我呢,我就是你的眼!”看到丈夫痛苦得不能自拔,楼顺光觉得要让丈夫摆脱苦闷,得让他走出门去,坦然面对失明的现实,才能鼓起信心。
  
  楼顺光知道丈夫是个要强的人,有时一味地劝慰并不能减缓他的痛苦,决定用激将法,激他早日摆脱困境。一天上午,看到丈夫坐在屋子里默然不语,楼顺光用略带失望的口吻说:“德新啊,当年你视力弱,家也穷,我看上你,就是因为你勤快、好强,身上有股子劲儿。你现在虽然看不见了,但还有一双手,还有个好用的脑子,你现在这个样子让我心痛啊!”妻子的抱怨对楼德新很有触动,对于楼顺光带他走出去透透气的提议也不再拒绝。在妻子陪伴下,楼德新走出院门,感受着鸟语花香,也感受着乡亲们的善意和鼓励,楼德新心里的那块坚冰慢慢融化。
  
  丈夫不拒绝外出走走了,楼顺光最担心的还有他越来越虚弱的身体,得想法让他动起来才行。用什么方式让丈夫锻炼身体呢?楼顺光有一天看电视,看到跑步对老年人的身体锻炼十分有效,决定试一试。
  
  楼顺光把自己的想法说给丈夫,楼德新觉得自己看不见,跨步什么的都难,沉默着没有回应。楼顺光看出了丈夫的担心,鼓励他:“有我呢,只管跑起来,很快就能上道!”在妻子的哄劝下,楼德新决定试试。
  
  起初,楼顺光陪丈夫跑步时,感觉他脚很重,迈步时小心翼翼,总摆脱不掉看不见带来的失衡感,楼顺光鼓励他大胆迈开脚步,没想到楼德新脚步踉跄,遇到不平的路还会摔跤。
  
  为了能及时提醒丈夫,楼顺光想出了个办法,她用平时扎头用的带弹性的橡皮圈套在两人手指上,一人攥住橡皮圈的一侧,遇到减速带之类的障碍时,她就用力拽紧橡皮圈,提醒丈夫腿抬高,步子迈得更大些,障碍就能轻松跨越了。
  
  两次中风两次复跑妻子的伴跑让他脱胎换骨
  
  此后,每天凌晨,楼顺光都会陪丈夫跑步。起初,楼德新身体很虚弱,跑几分钟就气喘吁吁。楼顺光鼓励他,凡事有个过程,只要坚持,就会越跑越轻松。
  
  妻子的鼓励激起楼德新的斗志,一个月后,他体会到跑步的妙处:伴着微风,随着气息的吐纳,心胸舒展开来,清晨的鸟啼、乡亲的问候、田野里的农作物气息……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,楼德新心情变得愉悦起来,200步、400步、1000步……在橡皮头绳的牵引下,夫妻俩配合越来越默契,越跑越快,越跑越远。
  
  ▲一根头绳牵住两颗心
  
  楼顺光把每次跑步的终点定在三都胜境所在的罗城屏岗,和堂村人习惯称之为“后山”,后山离和堂村两公里,跑到那里不算太累,到达后折返,一来一回四公里,运动量适中,跑下来浑身通泰。跑步时,连结夫妻俩的那条黑色橡皮圈忽紧忽松,只要手感一紧,楼德新便知道前边有障碍,就会下意识地高抬腿,跨步越过障碍,然后放缓节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