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章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故事会> [新传说] 十五张假币

[新传说] 十五张假币

时间:2023-01-14 来源:admin 点击:

  这是20世纪90年代末的事儿了。后堡子村有个首富叫张大发,他开了家木材加工厂,女儿张敏是长女,在厂里当会计;儿子小宝是老二,在厂里帮忙管理。
  
  小宝早早处了女朋友,眼下正张罗着结婚。关于收礼金这事儿,他有些不放心。前阵子有药贩子拿假钞来收药材,很多村民都被骗了,手里或多或少都有点假钱。小宝担心有人把假钱当成礼金送过来,就把收礼金的任务交给了姐姐张敏。张敏是会计,对钱很熟悉,基本上一摸就能知道钱的真假。
  
  婚礼当天,宾客们排着队交礼金,张敏边记账边收钱。有个村民把钱递了过来,张敏伸手接过,察觉出异样,抬头看了对方一眼,这个村民的表情立刻不自然起来。张敏不动声色地将这张钱单独放到一边,用笔在村民的名字下轻轻点了一下。
  
  小宝拿着一张百元钞票走过来,用嘴向旁边努了努:“这是李括的,给他记上!”
  
  张敏看着不远处的李括,心中暗笑。两人是一对情侣,李括家里穷,可能觉得一百块钱拿不出手,这才直接给小宝的吧。她接过钞票,心里顿时一沉,这张居然也是假币!张敏气愤地瞪了李括一眼,在他的名字上戳了个洞。
  
  酒足饭饱后,村民们纷纷站起来准备离席。这时,张大发提着一个包从外面进来,清了清嗓子说:“大家先别忙着走。我这个包里有115个阄,写着咱村各家的名字,我只象征性收15户人家的礼,其余的礼一律退还。现在我开始抓阄,抓到谁收谁的礼。”说完,他向大家展示了一下包里的阄。
  
  村民们还想谦让,可张大发态度却很坚决:“大伙儿有这个心意就好。本来我打算一家都不收,但转念想想这也是喜事,就搞个抓阄热闹热闹。家里有孩子的拿着这钱买点书,有老人的买点补品,也算一起沾沾喜气。不想沾喜气的举手!”村民们都笑了,谁也没再坚持。
  
  张大发抓一个阄,念一个人的名字,直到抓完15個阄,张敏提着钱过来,把其余人的礼金全部退了回去。
  
  乡亲们三三两两地往外走,纷纷称赞张大发这事儿办得敞亮;而被抓到阄的人,表情都讪讪的,他们心知肚明,自己给的是假钱,人家张老板一定是在阄上做了记号,这么做是给自己留面子呢。
  
  李括也被抓了阄,他小心翼翼地靠近张敏,低声问道:“我那张钱……有问题吗?”
  
  张敏冷冷地扫了他一眼,厌恶地说:“我看是人有问题!麻烦你离我远点,别让人误会我们有什么!”李括如同遭到当头一棒,看了看远处满脸幸灾乐祸的小宝,终于还是一句话没说,失魂落魄地走了。
  
  第二天,李括就拎着简单的行李离开了村子,从此音信全无。
  
  转眼过去了八年。张大发身体不好,将厂子交给了一对儿女经营。张敏聪明能干,转型做起了家具,生意做得越来越红火,可个人问题却始终没有解决。
  
  最近,张敏在省城展销会上谈成了一单生意,南方有位贾总预订了50套高档家具,指定要用水曲柳木制作。由于对方要求的交货时间很紧,张敏打电话通知弟弟立刻开工,还交代一定要保质保量。
  
  张敏还有其他事情要忙,在省城待了一个星期,等她回到厂里,50套家具已经摆在车间里等待上漆了。
  
  张敏开心地夸了小宝几句,然后仔细检查每一套家具的做工。看着看着,她的眉头皱了起来,语气严厉地质问弟弟:“我反复交代你所有板材必须用水曲柳木,为什么这些家具的背板和底部都是贴面的?”
  
  小宝满不在乎地说:“贴面的花纹和水曲柳木一样,而且都在不显眼的地方,不拆下来,谁也看不出毛病,这样成本能减少三成!”
  
  张敏肺都气炸了:“你只看到三成成本,却没想过会毁了我们十成的信誉!马上组织工人加班,把所有家具全部返工!”
  
  弟弟也来了脾气:“你自己弄吧,这么短的时间看你能交上货?要是产生违约金,从你的分红里扣!”
  
  张敏顾不上理他,立刻带领工人们返工。等她一上手,顿时明白弟弟为什么要偷工减料了:厂里现存的水曲柳木确实不够做这些家具,若从外面进料,连烘烤带阴干,需要一个多月时间,工期来不及。事到临头,张敏也没有好办法,能做多少做多少,改装三十多套家具后就没料了。
  
  眼看交货的日子到了,小宝搬来了父亲张大发,张敏无奈地妥协了:“喷漆吧,希望能蒙混过去。”
  
  张敏亲自押送这批家具到了南方,和订货的贾总见了面。贾总安排张敏休息,另一头组织人员对家具进行验收。等待的过程中,张敏如坐针毡,唯恐对方看出什么破绽。
  
  很快,贾总回来了,略带歉意地说道:“张小姐,贵厂的家具无可挑剔,但我们这边出了点状况,不能全部接收,只能留下一部分。”
  
  张敏满脸通红,心道人家这是看出毛病来了,给自己留面子,没提违约金的事呢。她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我能……能理解,您看好的就留下,剩下的我拉回去。”
  
  贾总笑了笑:“这样吧,我用这50套家具的编号做了15个阄,抓到哪个留哪个。剩下的35套,我们帮你联系好了下家,马上就能卖出去。”
  
  张敏脑中如同划过一道闪电,呆呆地看着贾总从包中掏出一个个阄,读出了编号:15个都是质量有问题的家具!
  
  贾总笑道:“这15套家具我们留下,待会儿让财务把尾款结给你。另外35套家具的买主在会客室等你,你直接和他谈就好。”
  
  接下来的事情异常顺利,所有的家具都以张敏满意的价格出手了。办完手续,贾总笑容可掬地将张敏送到门口:“很遗憾,剩下的35套家具我们本来是想收的,但考虑到我们公司的实力,还是量力而行为好。祝张小姐一路顺风,希望以后还有合作的机会。”
  
  张敏坐在出租车上,心中五味杂陈,她忽然对司机说:“师傅,麻烦你掉头回去,我还有事要办。”
  
  张敏又来到贾总办公室,满脸愧疚地说:“贾总,感谢您没有拆穿我。可生意就是生意,那15套家具质量有问题,请给我点时间,重新制作一批,弥补我犯下的错误。”
  
  贾总笑了:“你当年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人家,现在后悔了没?不过,给不给你机会不是我这个副总说了算的,你还是和我们老总说吧。”
  
  张敏转过头,只见一个干练的壮年男子站在身后,神情复杂地看着自己。虽然隐约猜到了,但张敏还是忍不住惊呼道:“李括,真的是你?”
  
  李括眼中闪烁着泪花道:“这么多年,我一直想对你说声对不起,当年拿假钱当礼金欺骗你,都怪我太穷了。”张敏也泣不成声:“怪我当年不懂宽容,做得太决绝了。”
  
  看着久别重逢的两个人,贾总悄悄走了出去,关上了门……
  
  一个月后,李括和张敏举办了隆重的婚礼。小宝狗腿子似的围着李括跑前跑后,李括趁人不备,恶狠狠地骂他:“臭小子离我远点,小心我踢死你!”
  
  小宝着脸说道:“姐夫,都是一家人了,您大人不记小人过,原谅我吧!”
  
  李括瞪着眼小声说:“你小子当年嫌我穷,设计让我和你姐分手,拿假钱换了我的真钱,导致你姐对我失望透顶,这笔账我都给你记着呢。以后再敢弄虚作假,我就把这事告诉她,看她不打断你的狗腿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