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章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爱情文章> 撞翻爱情的鲜花

撞翻爱情的鲜花

时间:2023-01-23 来源:admin 点击:

  那个三十年前让我爱得死去活来的女诗人死去了。听到这个消息时,我正从网约车上下来,刚刚伸出一条腿在车外。
  
  “伊老师走了。”那个同学在微信里是这样说的。
  
  我停了一下,接着下车、关门,然后,我走到楼下草坪上的长椅上坐下来。
  
  雾气弥漫,看不太远。我也不想看得太远。我听到高铁从不远处飞驰而过的唰唰声。我想,也许我的灰尘一样的想法会被带向远方吧。
  
  那真是三十年前了,足足三十年前,我正是好年纪,二十二岁,有些自卑,有些狂傲。伊老师是我的大学辅导员,比我大不了多少,是个诗人。我突然发疯地爱上了她。在她组织的活动里,我永远都是一只不起眼的丑小鸭。但她却是春水,给了我一个和那些白天鹅一样的舞台,可是,我永远都胆怯得不敢开声。我是一个多么胆小的人啊!可是,我爱上了她,我又是多么胆大的一个人啊!
  
  我去她的宿舍里找她,她在做饭。我跟在她的身后,天才一般把她需要的东西递到她的手上。她笑了:“你的聪明机灵隐藏得够深的啊!”在她一个人的空间,她像一道光,照亮了我。
  
  我对她说起麦苗、打麦场、月光和丰收后空旷的麦地。然后,我抱住了她。她一动不动,我也一动不动。
  
  后来,她的手插进了我的头发里,轻轻地梳理起来。我听到她轻轻地说:“孩子,你真的很年轻。”
  
  她告诉我,爱情,没有那么复杂,就是柴米油盐。她说:“等你长大一点儿,就会懂。”
  
  我礼貌地离开了她的房间。在楼下,我看到她的窗口有一个修长的身影,一直站在那里。我真的爱她,尽管我听懂了她的话。
  
  我写下了大量诗歌。然后,毕业了,我手抄了全部诗稿给她。她送给我一本相册,里面空空如也。
  
  她抱住我的头,轻轻地抚摸了一会儿,说:“亲爱的孩子,快快长大!”
  
  …………
  
  我几乎从来没有忘记过她。每一天清晨,我從睡梦中醒来,看着外面淡淡的曙光,都会静静地想她一会儿。我是那种安静的青年。
  
  在别人看来,我的生活中好像没有别的,只有一颗敬业的心。后来,我谈恋爱了,也没有过那种万丈激情,只是平平静静地谈了半年,平平静静地结婚,平平静静地生子……我依然会在清晨醒来时想她一会儿,但我从来没有去打听过她的半点儿消息。我和妻子感情甚笃,我们的烟火生活温暖平和。
  
  毕业很多年后,我很少和大学的同学联系。后来,作为文科生,我又考了一个工科的硕士学位,更觉得“与文科生们无话可说”了。只是有一次,一个同学从老家过来,竟然东找西找地找到了我的电话,约着见了面。他老了一点儿,我也一样。他礼节性地赞美了我的妻子和儿子。我们随意地谈了大学时光,也提了一句伊老师。他说:“伊老师这种诗人,一心追求高质量的精神生活,活得其实挺累的。”
  
  第二天清晨,我发现我没有想伊老师。我仔细地打量着妻子,突然觉得她的面庞很像伊老师的轮廓。
  
  这时,我有一种淡淡的负疚感,不知道是对谁的。
  
  我上网搜了一下伊老师,搜到了她大量的诗歌作品。我认真地一首一首看了。在她的诗里,我看到的是远方的丛林、花朵、流水、春日以及没有尽头的太空。有的网站还配了她的照片,我盯着看了许久,无法判断这样多情的一副面孔对我的生活到底有多大的影响。
  
  我今天是按妻子的要求,到江对面去会见一个文化老人。我们想着要给他做一个专题片。妻子是一个能够超前把握趋势的人。她的诸多想法,都被证明是正确的。我今天在“江边小筑”和文化老人谈得很好,他对文化审美很在行。我谈完后,坐上网约车给妻子发了语音。妻子说:“好。快回来吧。我们下午就可以布置现场了。”
  
  我在长椅上坐了一会儿,想了一下,起身走向那座大楼。大楼的底层有家花店。我买了一束花,捧着回家。
  
  伊老师有两行诗说:
  
  春天,我经常会撞翻一园
  
  爱情的鲜花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