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章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故事会> [新传说] 帮倒忙

[新传说] 帮倒忙

时间:2023-01-23 来源:admin 点击:

  夏日的一天,因为下雨不能到田里干活,孙德贵便玩起了手机。突然,全村的微信群跳出一条消息,孙德贵一看,原来是同村的马丽花说她家的小牛掉进蓄水井了,问谁能帮忙把小牛救出来。孙德贵揣上手机,撒腿就往马丽花家跑。
  
  孙德贵之所以这么积极去帮忙,除了他本身是个热心肠外,还有另一个原因:他对马丽花的胞妹马丽娅一见钟情。眼前正是个接近姑娘的好机会,所以特别想好好表现一下。
  
  马丽花家的蓄水井在院子的一角,每当下雨的时候,就敞开井盖往里蓄水,结果小牛不小心掉了进去。孙德贵见蓄水井有一丈多深,可里面并没有多少水,水面只到小牛的膝盖处。但这么深的井,若想把几百斤重的小牛弄上来并不容易。这时,孙德贵看到井旁正好有一大堆沙子,是马丽花的丈夫邓大牛服刑前,买回来准备给院子打水泥地面的。孙德贵突然想起看过的一则故事,眼睛一亮,就按照故事里的方法,找了把铁锹,往井里填沙子。
  
  小牛不断地抖落身上的沙子,惊慌地挪动四蹄,它的身体也随着井里沙子的增高,一点点上升,最后竟然自己走出了蓄水井。这时,刚才一直帮着往井里填沙子的马丽娅,和马丽花一起进了屋里,对马丽花说,她觉得孙德贵脑瓜挺聪明的,长得也挺精神,想和他处对象,问马丽花行不行。
  
  马丽花也觉得孙德贵人不错,可她刚嫁到这个村还不到一年,并不了解孙德贵的脾气人品。马丽花是过来人,这找对象可不能光看长相和聪不聪明,最主要的还要看脾气性格。丈夫邓大牛就是毁在了脾气上。前段时间大牛到镇上赶集,在街上扶起了一个摔倒的老太太,结果老太太的儿子赶来后,硬说是邓大牛把老太太撞倒的,逼邓大牛赔钱。邓大牛做好事反被冤枉,一时没忍住,一拳打掉了对方两颗门牙,构成伤害罪,这会儿正在监狱服刑呢。马丽花孤身一个人在家,就找了胞妹马丽娅来陪自己,谁想到马丽娅却在这时相中了孙德贵。
  
  有了前车之鉴,马丽花可不想让妹妹重蹈覆辙,便对马丽娅说,感情的事儿不能着急,先让她考验一下孙德贵再说。马丽娅知道姐姐为她好,便同意了。
  
  马丽花从屋里出来后,戏精上身般变了副嘴脸,冷着脸对孙德贵说:“我刚才光顾着救小牛了,现在才回过味来,你表面看是在帮我,其实却是在坑我。把这么一大堆沙子填进井里,这井以后还怎么蓄水?你要是不把井里的沙子给弄出来,我就和你没完!”
  
  孙德贵没想到马丽花会这么不讲理。可在马丽娅面前,火气再大也不好意思发呀,他强忍着一肚子的气,用铁锹从井里往外铲沙子,可往外铲哪有那么容易,最后孙德贵回家取来往粮仓里输装玉米大豆的输送带机器,才算把沙子全部清理出来。
  
  经过这件事,孙德贵担心马丽娅像姐姐一样不讲理,便打了退堂鼓。可马丽花毫不知情,还想再考验一次孙德贵。
  
  一段时间后,因为多日无雨,地里的庄稼都打了蔫。这天傍晚,马丽花看到孙德贵带着水泵水管,到村头田边抽水浇地,想到自家的玉米地和孙德贵家的紧挨着,便悄悄跟了过去。
  
  浇灌干旱的庄稼,必须等到太阳落山,不然温差太大,冰凉的井水会把庄稼激出病来。孙德贵接完水管后,忽然听到有女人的哭声顺风飘来,扭头一看,见是马丽花蹲在她家地头抹眼泪。孙德贵还生着马丽花的气,便不想搭理,可又受不了她的哭声,就忍不住问:“这么晚了,你不回家蹲地头哭啥?”
  
  马丽花没好气地说:“你这人不长脑子是咋的?你说我能為啥哭?”孙德贵茫然地说:“我又不是你肚里的虫子,咋知道你为啥哭?我在这准备往田里浇水,你蹲在一旁抹眼泪,让别人看到不知要咋想呢,要哭你离我远点好吗?”
  
  马丽花说:“你家庄稼缺水了,你给庄稼浇水,可我不会用水泵,又扯不动水管,你说我除了哭还能咋办?”孙德贵心想:本来帮你也没啥,可万一浇完田,你再说我浇多了水,让我把水吸出来,那可难为死我了。想到这儿,他也不搭腔,继续浇地。很快天黑了下来,马丽花依然蹲在地头抹眼泪,大晚上的看着让人格外揪心,最后孙德贵还是心软了,帮马丽花浇了地。马丽花顿时破涕为笑。
  
  浇完水后,马丽花这次没有发难,还悄悄对孙德贵说:“反正我老公在监狱服刑,要不晚上给你留个门儿,报答报答你?”这话把孙德贵给吓着了,从此他一看到马丽花的身影,就远远地躲开。
  
  经过两次考验,马丽花给孙德贵打了个满分。可当她想找孙德贵说出实情时,孙德贵却总是躲着她。
  
  这天中午,马丽花想吃烀玉米,便和妹妹拎着筐,去村头玉米地里掰玉米。掰了满筐从地里往外走时,马丽娅看到垄沟里有掉落的玉米棒,顺嘴说了句:“看咱姐俩,咋像黑瞎子掰苞米似的,掉了这么多!”俩人忍不住同时大笑起来。笑着笑着,马丽花灵光一闪,对马丽娅说,她已经想出让孙德贵自己送上门的办法了。
  
  马丽娅听完马丽花的想法后,有些担心。马丽花说:“放心吧,肯定行!”说完,她顺着垄沟丢下几穗苞米,然后掏出手机,拍了两张照片,发到了村民微信群里,说她家玉米地里好像进了黑瞎子。信息发出后,马丽花拉着马丽娅,钻进了孙德贵家的玉米地里。
  
  果然,也就过了不到二十分钟,孙德贵就呼哧带喘地跑来,一头钻进了自家玉米地。当看到自家玉米完好无损后,他长长地出一口气,自言自语地说:“可吓死我了,以为黑瞎子也进我的地了呢,真是老天保佑!”
  
  马丽花一听,觉得这人不仅胆小怕事,还有点窝囊,就想再考验他一次。想到这儿,她趴在马丽娅耳边轻声嘀咕了几句,然后解开扎头的纱巾,将头发弄乱;再从地上抓把泥土抹在脸上,从青棵子后面走出来,对孙德贵说:“你家地里是没进黑瞎子,可我家地里的玉米却被糟蹋了!”
  
  孙德贵见马丽花这副模样钻出来,吓了一大跳,害怕她又出什么幺蛾子,没有多问,转身想跑。马丽花生气地说:“我又不是黑瞎子,能吃了你还是咋的,你为啥一见我就跑?”
  
  孙德贵求饶似的说:“嫂子,你可比黑瞎子厉害多了,求求你放过我吧,我真的怕你啦!”说完又要跑。马丽花说:“你就跑吧!我拍完照片刚发到群里,有头黑瞎子突然就从地里钻了出来,吓得我和丽娅跑散了,不知道她咋样了……”听了这话,孙德贵收住了已经抬起的腿,转身说:“这么大的事儿,你咋不在群里求助啊!丽娅往哪个方向逃了?”
  
  马丽花说:“我吓得手机都掉了,要不是看见你,我向谁求助啊!再说,你不怕黑瞎子啊?”孙德贵说:“都啥时候了,救人要紧!”
  
  这时,马丽花忽然哈哈大笑起来:“德贵,嫂子逗你玩呢!哪有什么黑瞎子。你知道我为什么追着找你吗?实话和你说了吧,丽娅看上你了!我变着法儿为难你,都是在考验你呀!你就说喜不喜欢我家丽娅吧?”说完,她喊出了躲在青棵子里的马丽娅。
  
  见马丽花不是在开玩笑,孙德贵瞅了一旁满脸娇羞的马丽娅,也说出了心里话,说从第一眼起,自己就喜欢上她了。马丽花说:“这可太好啦!你有情她有意,那就赶紧在一起吧!”
  
  没想到孙德贵听后,竟埋怨起马丽花来:“都怪你瞎考验,现在说啥都晚了!前几天有人给我介绍认识了邻村的一个女孩,我们已经在处对象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