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章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故事会> [民间故事] 填窟窿

[民间故事] 填窟窿

时间:2023-01-23 来源:admin 点击:

  从前,赵家庄住着一对亲如兄弟的好朋友,一个叫赵大,一个叫宋二。赵大略通些中医,有头疼脑热、跌打损伤的,他给熬碗药汤,烀些药膏,抽袋烟的工夫就好了。患者感恩,有的掏些碎银子,有的送点吃的喝的,因此他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。宋二就不行了,只会死板地种庄稼,风调雨顺还将就,一旦遇上旱情涝灾,就吃了上顿没下顿。
  
  这天,宋二又吃不上饭了,赵大听说后,便带着一两银子送过去说:“先去买些粮食吧。”宋二边接银子边说:“谢谢赵大哥,明年我一定把窟窿填上!”
  
  不料第二年还是灾年,宋二自然无法兑现诺言,再见赵大,他就有些不好意思。赵大告诉他,有就还,没有就不还,别当个事挂在心上。
  
  哪知道第三年宋二还是没有能力偿还,赵大表示那一两银子不要了,算宋二还了,但越这样宋二就越觉得无地自容,路上碰见能躲就躲。赵大见好友有这么大的负担,就打算去开导他。
  
  这天,赵大刚到宋二家,就听到两口子在屋里商量还那一两银子的事,不由停下细听。
  
  宋二媳妇王氏说:“赵大哥不是说了,咱有就填,没有就不填,你怎么老是跟自己过不去呢?”宋二回答:“他可以那样说,可是咱老是填不上这个窟窿,我就感觉脸上挖了个窟窿,没脸见人。”王氏叹了口气说:“要不咱先把牛卖了,牛跟着咱连草也吃不饱,活受罪。”宋二告诉王氏:“这个办法我早想过了,可咱那头牛皮包着骨头,吃肉没肉,拉犁没劲,连半两银子也卖不了。”
  
  沉默了一阵,只听王氏说:“明天我去趟娘家,找爹借借看。”宋二也叹了口气,说:“估计爹也借不到,死马当作活马医吧。”王氏白了他一眼说:“欠老丈人钱,脸上就没有窟窿,就有脸见人了?”
  
  宋二苦笑着回答,有是有,一是时间短,二是至亲,窟窿还不明显。
  
  赵大觉得这时候进去太尴尬,便悄悄回到家里。自己当时只想帮一帮宋二,没想到却给他添了心病,穷得叮当响了还死要面子,怎么办?赵大想着想着,还真有了主意。
  
  第二天,王氏起来洗了把脸,拢了拢头发,便往娘家走去。离娘家所在的村庄只有五里地,不一会儿就走了一大半。正走着,她突然看见前面路中间有银光闪耀,小跑几步来到跟前,果然是一锭一两的银子。她看了看前后没有人,这才弯腰捡了起来,嘴里自言自语:“谁丢的银子,还不得急个半死?”于是她站在那里,想等丢银子的人回来找。左等右等,没有等到丢银子的人回来,倒把自己的爹等来了。
  
  王老爹的西瓜地就在附近,每天都要到地里忙碌。他远远看到闺女站在路中央,急忙过来问:“不回家去,站这里干吗?”王氏把来的目的、捡到银子等失主回来找的事说了一遍。王老爹听了说:“丢了一两银子,还不得急出病来?可惜不知道谁丢的,送都没地方送。”王氏劝老爹去干活,自己在这里等。王老爹告诉女儿,在瓜地里就能望见路上,让她去瓜地喝点水。
  
  等王氏从看瓜屋里拿出瓦罐,在地头上的井里提上水喝了一瓢,王老爹才说:“我想了半天,也没有想出能借到银子的地方,回去给姑爷说吧,再有几天西瓜就熟了,等我卖了西瓜,有多少都给你们。”
  
  父女俩说着话,太阳点地了,还是没有人来寻银子,王老爹说:“估计丢银子的人忘了地方,还不知道哪年哪月才想起来,不如把这一两银子先给姑爷,让他填上窟窿,脸上光彩些。我天天在这里,如果那人来了就给他说明,等卖了西瓜一定还上他。”怕宋二知道银子是捡的,不接受,父女俩统一了口径,骗宋二说这钱是王老爹借的。
  
  就这样,赵大的窟窿填上了,虽然在老丈人那里又留下了窟窿,但宋二心里好受了许多。赵大看到宋二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,心里也暗暗高兴。
  
  宋二心花怒放了,可是王氏的心里却拧成了疙瘩,担心失主找不到银子,家里会起纠纷,或者想不开寻了短见;怕爹忙起来忘了看路上的行人,她便借口给爹帮忙,一有空就往西瓜地里跑,盼着失主回来寻找,尽快知道银子的下落。
  
  日月如梭,转眼间过了一个月,王老爹病了,王氏忙请赵大去为老爹诊治。让赵大感到意外的是,田里的瓜早卖掉了,王老爹还住在看瓜棚里。一问才知,王老爹把卖瓜得来的碎银、连同家里的积蓄换了一锭一两的银子,在看瓜棚待着等失主寻上门来,把银子还了,却不幸感染风寒病倒了。赵大听了,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,本想做好事,却又闯了祸。
  
  那天他赶在王氏的前面,找了个荆棘丛藏好,看到王氏来了,便把一两银子扔在了路当中,亲眼看到她捡起来,才悄悄走了……本以为没有事了,却没想到连累了王老爹父女。事到如今,虽然不能说破,赵大还是托了亲戚找到王老爹,说银子是他丢的,拿走了钱。
  
  这样,王老爹父女心里的疙瘩解开了,惹了这么大风波的宋二,却坐立不安了。赵大想帮人帮到底,还得想个办法比较好,他突然看到自己刚买来的牛黄,不由有了主意。
  
  这天,赵大来到宋二家,喊了一声没有进屋,直接去了牛圈,围着牛看。宋二听到喊声出来对赵大笑道:“不用看,骨瘦如柴,剔不出四两肉。”赵大却郑重其事地告诉宋二:“老弟你有所不知啊,我听说瘦牛的身上都有牛黄,我正缺牛黄下药,想买你这头牛碰碰运气。如果有牛黄,我愿意出一两半银子;如果没有牛黄,我只出半两银子。”宋二一是正愁沒有东西喂牛,二是感觉这是感谢赵大的好机会,便满口答应。
  
  于是,赵大和宋二夫妇牵着牛来到村里的屠户家,当面宰杀。只见屠夫三下五除二把牛放倒,一刀捅入脖颈儿,一股鲜血喷涌而出,牛蹬了几下腿就不动了,紧接着剥皮开膛,掏出五脏,很快找到了胆囊。屠夫一手捏住胆囊提起,告诉在场的人,有没有牛黄,就在这一刀了。说着一刀划开,待胆汁流出,伸手一摸,果然有石头一样的硬块,掏出来清洗干净,真的是一块牛黄。
  
  赵大看到牛黄,就按约给了宋二一两半银子。宋二接过银子,递给王氏说:“赶快给爹送去,一两填窟窿,半两孝敬他!”说完,还长舒了一口气:“总算是把这个窟窿填上了!”
  
  赵大见好友心里的窟窿填上了,也放下心来。其实这是他和屠夫事先商量好的,屠夫一开膛就偷偷地把牛黄放进了牛腔,在往外扒五脏时先找到牛胆囊,划开一个小口把牛黄塞进去,最后捏住刀口把胆囊提起来。一气呵成,瞒过了众人的眼睛。
  
  经过这场风波,宋二把填窟窿的来来回回想了一遍,还想了很多:自己一直靠天种地,但老天怎么能年年风调雨顺呢?结果,遇到天灾就颗粒无收,举债度日,挖了窟窿就得想着填,还怪自己的命不好。现在,他痛定思痛,想起赵大曾经的忠告,便决定在自己的地里打一眼井,挖上一条排水沟,旱了能浇、涝了能排,就算遇到天灾,至少不会绝收,能收够自己吃的。
  
  当赵大看到宋二在田里忙碌的身影时,他非常高兴。因为他知道,宋二心里的窟窿也终于填上了。